全国网赌正规平台

图片
 
全国网赌正规平台 | 文化遗产 | 社会文化 | 文化研究 | 政务公开 | 文化市场 | 艺术创作 | 文化产业 | 互动天地
您当前的位置:贵港文化网 >> 文化研究 >> 布山文化研究 >> 浏览文章

 
文章搜索:

 

 

 

拂去岁月浮尘 彰显贵港丝路文化风彩

2007年11月01日
  来源:贵港文化网   作者:布山文化研究中心 莫社光

文章字体大小: 【字体: 】   【双击滚屏

 

 

 

    古代东西方陆地和海上交往的通道,后人把它称为“丝绸之路”。中国的丝绸之路包括陆上丝绸之路和海上丝绸之路,是古代连接我国与中亚、欧洲的商贸和文化的交流通道,对促进东西方文明的交流发挥了独特的作用。时至今日,合浦港作为古代南方海上丝绸之路始发港的地位已经获得学术界的肯定。合浦之近邻贵港与合浦一样也是一个具有二千多年历史的岭南古郡治,贵港也是合浦与中原内地联系的必经之路,同样是创造丝路文化的参与者。

    我们姑且试从几个层面去粗略诠释贵港与南方古代海陆丝路文化的血缘关系。

    一、郡国故都无与伦比的区位优势是孕育贵港丝路文化的母体

    古布山(贵县)地处浔郁冲积平原。被誉为黄金水道的西江横贯中部(西江古称郁水),莲花山脉屏障于北,气候温和,资源丰富,宜工宜农,自然条件得天独厚,山川名胜闻名遐尔,钟灵毓秀,英才辈出。曾是秦桂林郡、汉吴郁林郡治所在地。其治所即在今港南区辖南江村,水经注云“郁水东迳布山县北郁林郡治也”。其地曾有汉吴郁林太守陆绩所筑的故城。宋抗金名将李纲在《次贵州》一诗中曾留下“陆绩故城依石巘,葛洪遗灶俯江湄”之诗句。全国网赌正规平台陆绩故城清代贵县文人梁廉夫在《潜斋见闻随笔录》及后人的续本中曾有过较详尽的记录。区博物馆原馆长、研究馆员、广西文物鉴定组组长蒋廷瑜 先生在分析了罗泊湾一、二号汉墓出土文物特别是烙有“布山”铭文的漆耳杯后多次肯定贵县(古布山)即秦汉两朝的郡治(参看文物出版社出版、广西壮族自治区博物馆编《广西贵县罗泊湾汉墓》一书)。 

    汉布山县地域相当大包括今贵县、桂平一部分(阿林),古记尚有兴业。但兴业地即今贵港之湛江和桥圩镇之一部分,汉的郁平县即在今之湛江镇双联村之古城屯。汉布山人口达万人以上,依据即为布山县之县官为县令,汉制万人以上的县方设县令,布山的县官则为县令,其人为番禺人唐颂。 

    古布山县曾是秦桂林郡、汉吴郁林郡治所在地。其治所即在今港南区辖南江村,水经注云“郁水东迳布山县北郁林郡治也”,《广西黄氏族谱(中册)》有《布山治址古绩继起》一文记曰:“桔井上黄村布山址就是今南江村的东侧至渡冲坑一带,城垣方圆三公里,城墙厚约三尺,清光绪年间遗址尚可辩”。古郁林郡(今贵港市)与合浦郡、苍梧郡互为犄角,水陆勾连,地望相通。古布山县具有无比优越的地理位置,这个位置决定了贵港自古以来就是兵家和商家必争之地。具体体现在: 

    扼水陆交通之咽喉 

    贵港水路的特点是:一水通八江(浔江、西江、湘江、左、右江、丽江、西洋江、北流江)连数省。据专家考证:秦汉时期主要有三条通道可集散来自中原内地、云贵高原的货物或来自海外输入的货物。而郁水边上的古布山(今贵港市)则是必经之地。

    ①湘漓水道。自秦始皇辟灵渠后,此道则成为岭南地区与中原地区的主要交通要道。循长江水系由湘江过灵渠进入珠江水系,循漓江途经桂林、昭平、梧州,再经梧州逆浔江而上,经北流河到达玉林平原,过鬼门关(桂门关)沿南流江到达合浦港口(笔者注:更直接的路径则是由贵县的木梓镇天王山沿陆路到达合浦;或经木梓武思江水路到合浦)。 

    ②红水河水道。红水河上源有南、北盘江。北盘江发源于云南宣威向东流入贵州和广西。南盘江发源于云南沾益,经曲靖、宜良、罗平等地进入黔桂交界处后与北盘江汇合。汇合后经天峨、来宾、桂平到达郁江。溯江而上到贵港又陆行进入玉林,再沿南流江到合浦(注:此为一径)。另一径可在来宾上岸陆行到贵港(由贵港木梓天王山陆路或转武思江水路)可直达合浦。今来宾至贵港边界的山隘上均为石板古道,可见当时亦为陆上丝路之通道(由贵港天王山陆路行至合浦,此路过去亦称“担盐路”,桥圩镇许多老人都走过这条路,可见沿海到内地货运经常走这一捷径)。云贵川的货物当时均可经此道输出海外。 

    ③左、右江水道。右江水道源自驼娘江和云南东面的西洋江(西洋江正是郁江之一源,另一源为丽江)两江相汇后经百色、田东、田阳、平果等地于南宁与左江相会;左江上源由流经越南北面的红河、黑水河构成。两河汇合后经龙州、崇左、扶绥到达邕江,自邕江顺流至横县后上岸陆行至灵山一带再经武利江经南流江到达合浦(如直达贵港亦可由天王山陆路或武思江水路直达合浦)。 

    陆路则一径跨两省

    贵港的边界木梓镇的天王山有一径可直达当时广东省的合浦。木梓的武思江自合浦石梯江表发源经寨圩、城隍、土苟至怀西里、藤梨、木梓、思怀流入郁江,古时亦可通船,其船为平底船(吃水浅)。故无论水陆两途均可与合浦勾通。贵港沿水路还可通过北流江在藤县与贺州古代海陆丝绸之路勾连,亦与苍梧郡勾连。北流江到贵港的水路至今仍通行无阻,在现在贵港的船民中许多是北流籍人。 

    贵港陆路在南方“官路”网络之中。回溯我国的交通史,我们可知中国的贡路是四通八达。唐朝的交通干线称为“贡路”,以都城长安――洛阳为轴心伸向四面八方。贡路利用水路陆路相通联,构成了覆盖神州的交通网络。与此地有关的是从长安辐射出来的六条贡道。东南方的有二条,一条入川另一条则由襄阳南行,经荆州、武陵(常德)、潭州(长沙)、桂州(桂林)、梧州再转向东南,直抵广州。这就是秦汉以来由中原通往岭南的传统道路,此路南下可达交趾,又可由广州出海扬帆远航,则贵港又与另一处海上丝绸之路的出海港相连(晋以后广州为丝路出海口,贵县可由水路直抵此一出海口)。清代的官马大道的官马南路更是将南方陆上丝绸之路连结起来。官马南路系统由云南官路、桂林官路和广东官路组成。桂林官路与云南官路相同,均是从太原府南下,渡过黄河,在洛阳分道。桂林官路由洛阳折向东行至开封,再南经信阳、武昌、长沙到达桂林。云南官路则从洛阳直接南下经襄阳、荆州、常德,西经沅州、贵阳,通向曲靖、昆明,又以昆明为中心,形成了一个向四周辐射的官路子系统。从昆明北行,经曲靖、毕节、叙永、泸州与四川官路相连,这就接通了与贵港的陆上丝绸之路。从昆明东进过兴义、百色。抵桂林,与桂林官道相交也就接通了贵港与南方陆上丝绸之路的交通。事实上在清代,通过长江官路由西向东将四川官路、云南官路、桂林官路、广东官路、福建官路连接起来,联成了一个有机的交通网络。整个南方古代陆上丝绸之路均连接在这个网络中。因为从昆明西去,经大理、保山或腾越,可直达缅甸;自昆明往南,过普洱、思茅可直通老挝;从昆明向东南行经蒙自则可抵越南(资料来自丁士华、赵刚著《中国交通史话》)。至此我们很容易就发现地处西瓯国核心地段浔郁冲积平原的贵港(古布山)实际上是南方海陆交通的咽喉地带,可说是四通八达。

    二、浔郁平原丰富的物产是哺育丝路文化的乳汁

    古代海陆丝路贸易货物众多,主要是“携黄金杂缯而往”,换回的则是异国的珍宝(明珠、璧琉璃、奇石、异物。明珠并非真珠,乃玉类。奇石亦宝石也。) 

    1、古布山盛产漆耳杯。它既为实用品亦为工艺品,价值连城,有花纹者尤为珍贵。一号汉墓出土烙有布山字样的漆耳杯有许多。这些漆品主要是木胎的,多施彩绘。品种多样,造型稳定,上漆均匀,花纹流畅,显示了很高的工艺水平。有的漆器烙印“市府草”,“市府口”字样,说明是地方政府官营手工业生产的。布山不但有漆器,而且有市府经营的漆器作坊,可见规模是相当可观的。有资料表明漆耳杯在当时价值不菲,一只相当于十只铜杯的价值,商家若拥有百只以上的漆耳杯即为富商。推断此杯在当时亦为外销之货物。 

    2、当时出口的大宗货物还有茶叶。而茶叶则为贵港历代之特产。县志载唐贵州牧教土人(龙山、中里居民)种茶,土人赖之。龙山种茶的历史悠久。《方舆纪要》有“龙山在北山里地方,县北五十里,贵州有龙山府。”唐书地理志:山势险峻延绵深邃昔府兵防戌处。山产茶,龙山至今仍秉承着种茶的传统,还有茶园及茶厂。与合浦相邻的木梓镇出产著名的“河婆茶”。清教谕莫潜的《贵阳竹枝词》写道:村庄零落路敧斜,荆棘围篱几处花。一阵香风吹市过,阿婆新煮雨前茶。此茶即河婆茶,一名六花茶(河婆人植于六花山故名)。茶味淡而香,怀西怀北各里种,清明后谷雨前嫩叶焙制尤佳。此外奇石亦为茶乡,今庆丰到奇石的摩天岭六乌矿泉水厂至清潭村段尚存一条古茶道。 

    3、古丝绸之路亦称丝瓷之路或陶瓷之路。陶和瓷亦又一大宗出口物品。陶瓷亦贵港特产之一,木梓武思村附近的武思江岸的瓦窑岭现存宋窑址两座。瓦窑岭东西50米,南北80米,内有窑堆两处,窑具瓷片废品堆积厚约3米。主要烧制瓷器,采集到的匣、钵、瓷碗、碟、杯、壶、炉、魂坛等残片。其中有完整的碗碟,瓷片呈白中泛灰色,釉色淡清泛黄,属北宋古瓷窑址。邻近的桥圩镇长塘村以西800米的窑村屯中,窑址座落在方园约300多米的黄泥土岭上,窑的废品堆积成10米高,25米长,15米宽的“陶山”,产品全是陶器。陶片坚硬,釉色淡清、灰暗,属清代初期的古窑。此两处地方的陶瓷要踏上丝绸之路是极其方便快捷的。清代及明初丝路日盛,丝绸之路与陶瓷之路并存。晋代以后广州(番禺)亦作为海上丝绸之路出海港,则贵港与丝路的联系就更为直接。 

    4、布匹亦为丝路大宗贸易物品之一。郁林布在古代则甚著称,亦称郁林葛。史载齐武帝的龙舟在江上航行以越布为帆,人皆着郁林布作淡黄。(注:此布用薯良汁染成色淡黄,土人亦称云纱干爽不沾汗,估计价值不菲,因当时亦只有富人穿得起,穷人则只能织。“满身绮罗者,不是种蚕人。”)葛布在明万历前的贡额未明,万历十五年的贡额是每嵗百匹。这些布由内监派员教织成龙凤图案,名为龙凤葛,可见宫庭之重视。估计亦为丝路贸易的大宗物品。古布山织布的历史更有罗泊湾一号汉墓出土的物品作为佐证。罗泊湾一号汉墓出土有成匹的缯、布、衣服和装物品的囊袋,有麻织品残片。麻织品的原料是苧麻和大麻,也有回纹织绵残片,麻布袜等。还出土有大批纺织工具如陶纺轮、翘刀、纬刀、卷经板、吊杆、园棒、调综棍、绕线棍、绕线筒、滚棒等。 

    5、谷种亦为当时出口物品之重要成分。而贵县(古布山)又是学术界公认的稻作文化发源地之一,其核心就在郡治布山县城附近的罗泊湾,(对此本人曾在《贵港·牛图腾崇拜与“那”文化》一文中有所阐述)罗泊湾汉墓中也有稻种出土。 

    三、多情的红土地是贵县丝路文化的守护神

    1、曾有人说:中国的文化在地下。贵港(古布山)为秦桂林、汉郁林郡郡治,至隋代大业初年,前后达七八百年之久。由于历代作为地方一级政权的政治中心,经济繁荣,人口稠密,留下大批的墓葬。地下的文化宝库更是琳琅满目,美不胜收。县城贵城镇周围有一个很大的古墓群:南起郁江,北到七里桥,西从糖厂起,沿风流岭,大公塘经旧飞机场,迤东到罗泊湾、南平村和铁路桥。分布范围南北2.5公里,东西7.5公里。在这个范围内,古墓葬分布密集,连绵不断。有的古墓留有高大的封土堆,突兀于地面,象座座小山冈;有的古墓则无封土堆,只有在动土时才能发现。据广东省博物馆原馆长、研究员杨式挺先生考证:古代聚土为坟叫封,植树为标记叫树,是古代士以上的葬礼。庶人是不封不树的。“由此可见,有封土坟丘的坟墓是墓主一定社会身份地位和财富的象征,而且是一定历史时代的产物。”不少学者经过考证,认为一些封土墓的墓主属于“郡守”、“县令”、“官吏”、“豪强”之类,这类墓葬形制的大量存在与贵港(古布山)作为七八百年郡治的地位是相符的。其中已发掘的罗泊湾一号、二号汉墓所推测的墓主身份即为郡守、郡守夫人之墓。一号墓封土高大,当地群众称为“大坡岭”。——封土呈馒头形,高约7米,底径约60米。二号墓叫二坡岭,封土呈椭圆形,高约6米,底径42米。故许多论者多以汉墓的多少作为确认古代郡治的条件之一。可见上述之判断是有一定道理的。 

    2、古布山(今贵港)为秦桂林、汉郁林郡治所在。广西通志馆雷坚女士在《广西建置沿革考录》一书(广西人民出版社出版1996年第一版)中写到“布山县:秦至隋朝政区。位于今桂东南。秦置。治所在今贵港市治贵城镇南江村(按今属港南区)。秦属桂林郡。汉高祖三年(公元前204年)后改属郁州,不久复属桂林郡。元鼎六年(公元前111年)属郁林郡,隋开皇年间属尹州,大业初废。”在注中,雷坚根据《广西贵县罗泊湾汉墓》考古资料得出存在于汉初的布山县应是秦代布山的廷续,布山实为秦置县的结论。治所方位条说:元明以前,布山县治所主要依据《水经注》的记载,即牂牁水又东迳布山县北,郁林郡治也。认为布山县治所在桂平县。《太平寰宇记》桂平县下载,汉布山县,郁林郡治,隋为桂平县。至清代,不少史地学者经反复考据对布山县治所在桂平的说法提出了不同意见:汪士锋在《汉志释地略》(收入《二十五史补编》)中提出了布山县在贵县北的见解;《嘉庆重修一统志》作为官修的地方总志,将布山废县明确地记在贵县东,并说明为郁林郡治。刊于咸丰十一年的《水经注图及附录》,布山县亦标在贵县。入民国,《贵县志》作《布山县续考》。从通志、府志对贵县北山石牛的记载,与顾微《广州记》所载的郁林郡北有大山,上有池有石牛等记载,考证布山位于贵县。民国《广西通志》亦载布山在贵县。雷注接着提到“《广西贵县罗泊湾汉墓》的考古资料使布山在贵县一说得到实证。依据有二:一、从墓中出土不少漆器烙印‘布山’戳记,表明贵县应是布山县的所在地;二、从墓葬规模、棺槨结构、殉葬人和随葬品的丰富程度方面看,在秦和汉初也只有郡国一级的官吏才能相比。墓的主人很可能是当时地方政权的最高官吏。据《汉书·地理志》郁林郡下载:故秦桂林郡,属尉佗,武帝元鼎六年开,更名。从注①看,布山为秦置县。从《汉书·地理志》看,属桂林郡。汉高祖三年(公元前204年),赵佗割据岭南,虽曾改桂林郡为郁州,但不久复为桂林郡,建置沿袭秦代。布山县先后属郁州、桂林郡。布山既是汉郁林郡治所,又为秦置县,墓既是西汉初期至迟不晚于文帝时期,墓的主人既是当时地方政权的是高官吏。那么布山,今贵县,不仅为郁林郡治所,亦为郁州、桂林郡治所。墓的主人生前很可能是桂林郡的守或尉。这种属性也就可以解释为什么贵县的汉墓群有许多高大的封土堆,已发掘的罗泊湾汉墓封土堆高大,呈馒头形,高约7米,底径约60米,人称大坡岭。因为这个地方集中了桂林郡、郁州和郁林郡的“郡守”尉和“县令”、:“官吏”、“豪强”之类。而这种现象又进一步证明古布山确为郡治无疑。现在的东北郊红岭顶的一块不大的平地上就一连耸立着5-6座封土堆,还有一座已被盗过的砖室墓也有大型封土堆。几米远的附近则还有一批。其密集程度非亲历者是很难想象出来的。

    雷坚女士说:“贵县罗泊湾汉墓发掘于70年代,经过艰苦细致的整理鉴定工作后,《广西贵县罗泊湾汉墓》书稿由广西博物馆考古研究专家写成,并于1984年送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1988年由文物出版社出版,新华书店北京发行所发行。中国地图出版社出版的《中国历史地图集》1955年开始编辑,至1982年已出版了一册至六册,也许是这个原因,这一考古成果未能吸收(雷坚编著《广西建置沿革考录·布山县》)然而四川人民出版社一九八一年出版的南充师范学院历史系编绘的《中国古代历史地图集》第十一图西汉时代图说明中,在郁林后的括号说明中为“广西贵县南”五字。该是已吸收了清代全国网赌正规平台布山方位的说法。在第八图秦代图注释29“桂林郡,治广西贵县南,辖境约当今广西省大部分。”似亦已吸收了清代的说法。其他全国网赌正规平台布山县在贵县的说法,亦屡见不鲜。区博物馆原馆长、研究馆员 蒋廷瑜 先生撰写了《布山考》一文刊于80年3月10日《广西日报》,85年6月8日又在《广西日报》发表了《何处是古桂林郡和郁林郡治所》的考证文章。其中引了北魏郦道元注《水经》所说“郁水‘东迳布山县北郁林郡治也。……又东入阿林县,潭水注之’(水经注·郁水)”。说明布山县在郁水南岸,与南充师院历史系编绘的《中国古代历史地图集》第八图的注释和第十一图的说明中的“贵县南”同。清人吴承志的《汉书地理志水道图说补正》:郁水为今郁江,而阿林即今桂平,布山即今贵县,水经及地望标识十分明确。广西人民出版社1983年8月出版的龙兆佛、莫凤欣著的《广西地理沿革简编》有“桂林郡(郡治布山县在今贵县境),区域包括桂林地区中部、南部,柳州地区大部分,河池地区东部,百色地区东北部,南宁地区中部和北部,玉林地区北部,梧州地区西北部。”在贵县条中说:“秦始皇在岭南置三郡后,今贵县属桂林郡辖地,郡治布山县即今贵县境。”“郁林郡(郡治布山县贵县境,统辖布山,安广、阿林,广郁、中留、桂林、潭中、临尘、定周、领方、增食、雍鸡等县。)区域包括南宁地区大部分,柳州地区大部分,玉林地区北部,河池地区东部和南部,百色地区大部分。”清光绪版《贵县志》卷七·古跡条云:然方隅僻处亦有名区,苏文忠之流寓虽湮,陆公纪之遗踪尚在。在郁林郡城条说:城在县治南江三里,相传吴陆绩为太守时所筑,遗址尚存。宋廖德明诗云:荒烟漠漠双江上(笔者注:双江为渡冲江、郁江),往事悠悠古戌孤(注:旧郡城边有东营盘残址,料应为驻兵之地)。春到偏怜芳草渡(南江有一连三个古码头),梦回犹记白鸥湖(猜测古代南湖应有鸥栖)。此城旧壤向归南厢(即南江)村民管业,后售归苏姓。《贵港市志》载“三国前期,吴郁林郡太守陆绩,在今南江村筑城。”“郁林郡古城遗址:位于贵港市南江村。相传吴陆绩为太守时所筑。”宋李纲《次贵州》诗云:“青枫夹道鹧鸪啼,古郡荒凉接岛夷。陆绩故城依石巘,葛洪遗灶俯江湄。风光冉冉吹香草,烟雨濛濛湿荔枝。欲作终焉卜居计,自应勾漏不吾欺。”梁廉夫著《潜斋见闻随笔录》有:余尝与 陈 君若莱综论邑之形胜访古郁林城于南江之南,遗址仅存,背西面东郁水自左而旋绕如襟带然,其山如后为屏蔽拥护一方。(光绪版《贵县志》卷一·纪地·山川·独山条。“据村民口碑:1952年土改时,政府曾把南江村以东沿江而下至渡冲边方圆2.3公里的地方划为古城遗址。这一带地方为郁林郡旧址,称为古城岭。古城东西两边有两座营盘,称东营盘和西营盘。(东营盘今已发现,西营盘尚未现形——笔者注)古城岭前有一井,称陆公井,又名桔井。”县志·陆公井条云:又名桔井,位于贵城镇的南江村。系三国陆绩(苏州人)为太守时所凿。南汉乾和年间贵州剌史刘博古于井旁种桔,故又称桔井。“陆绩,字公纪,吴人。父康,汉末为庐江太守,绩六岁于九江见袁术,术出桔绩怀三枚,去,拜辞坠地。术谓曰:陆郎作宾客而怀桔乎?绩跪答曰欲归遗母。术大奇之。(此即二十四孝故事中之一孝:陆绩怀桔。笔者按)绩容貌雄壮,博学多识星历算数无不赅览。虞翻旧齿名盛庞统荆州令士年亦差长皆与绩友善。孙权统事辟为奏曹椽以直道见惮出为郁林太守加偏将军给兵二千人,绩既有躃疾又意在儒雅,非其志也。虽有军事著述不废,作浑天图注易释玄皆传于世(出自三国志本传)陆绩在布山制浑天图的地点显庙冈,光绪版《贵县志》·卷一·纪地·山川第十六页B面载“显庙冈一作显朝冈,在郭北里地方县北二十里,陆绩为太守时尝登此冈制浑天图。”此条所本为元和郡县志。(附打√处即此山。) 陆绩在南江活动的遗迹除了建故城外,尚在南江留有取廉石之处所,在南湖之南,钟鼓坪之西北角,风流岩之西南角,土人叫“廉石大埲”在桔井附近,有明代贵县学使刘节所建“怀清楼”基址,此时城池已移至江北岸,而刘节却仍在桔井附近建怀清楼,可见其有深意。“怀清”之名可知为怀念廉石大夫陆绩无疑。粤西丛载亦有“陆绩之儒播于浔”的说法,可见他实是在浔郁平原生活。其在郁林郡所生之女亦取名叫“郁生”,可见其治郁林郡仍为铁的事实。据香港中文大学 饶宗颐 教授考证,贵港应是在春秋战国时代已开发,当时已是岭南政治、经济的中心,为此 蒋廷瑜 先生曾撰文称甲骨文中之郁方县可能就是贵县一带。 

    3、作为郡治的布山县即在今南江村(有古营盘、古驰道、古郁名区、桔井、廉石大埲及县志记载为证)。全国网赌正规平台丝路文化的遗迹在贵县辖地内尚比比皆是: 

    △南江村上黄村也叫桔井上黄村。据黄氏世谱说,南大街本布山县城。紧靠南大街江岸一字排开有三座古码头,古码头的存在足可证明该地在古代水上交通之繁忙、商业贸易之繁荣。 

    △南江村曾于60年代出土一艘独木舟(现存区博物馆)独木舟是我们祖先最早制造的“船”,“刳木为舟,剡木为楫”《周易·系辞》的记载,概括了独木舟的工艺流程:砍倒大树,除枝存干;凿挖枝干以成小舟;刮削木材,制造船桨。由于木质坚韧,单用石斧石刀凿挖树干,殊为不易。祖先们便根据生活中用火的经验,把火也用来作为造船的手段,和石斧等配合使用。一根枝干,除了要挖的部分以外,其余表面都涂上厚厚的一层湿泥巴,用火来烧烤需要挖凿的部分。这样,有泥巴的地方木材烧不掉,被保存下来;没有泥巴的地方木材被烤焦了,这时再用石斧凿挖就容易多了。如此边烧边挖,到独木成舟。如此复杂的工艺做出的舟为数并不太多,能留存下来的恐就更少了,在我国各地考古发掘中先后出土的独木舟亦只有二十多只。(资料来源于《中国交通史话》)南江独木舟的出现弥足证明贵县古代水上交通之发达。 

    4、郁江开发很早,证明则是随处可见的伏波庙,这是纪念伏波将军路博德、杨仆和马援将军的庙宇。南江村安澜塔附近有,横县乌蛮滩亦有,平南段则有将军滩的传说,桂平段则有铜鼓滩的传说,这说明郁水早就用于军事目的。既能用于军事,则亦能用于商业运输。 

    5、贵县的海神崇拜很普遍,笔者有限的见闻发觉:沿江皆龙母,贵县独“妈祖”。妈祖崇拜即海神崇拜。龙母亦水神,然为河神。妈祖即“天后”为海神。贵县的天后宫有二座,据光绪版《贵县志·卷之二纪地·坛庙》云:天后宫在城东门外河边。全国网赌正规平台“天后”,县志之文是这样说的:“莆田都巡简林原五女,宋季降生于莆田之湄州屿,幼即通悟秘法,神显海中,元天祜加封赐庙额,明永乐中使郑和下西洋感神灵异,归言于朝得旨修庙,七年加封慈仁普济护国安民明著天妃,喜簪茉莉。每舟危呼救,忽闻花香及见火光便得无恙,海洋舟楫奉事为谨。今庙两间皆重建。”“祖天后宫在城西门外河边,”邑绅陈锡钧《建祖天后宫碑略》有云:“吾邑祖天后宫建于城外西隅,由来旧矣,创自有明万历年间姜贰尹所建……”可惜的是如今只有记载传世,庙则荡然无存矣。与独木舟综观可印证贵县航海业亦盛矣!(据福建考证,古时两艘独木舟捆绑即为航海之船舶了。)故古码头、独木舟和天后宫即可视为贵县参加丝绸之旅的物证。再有即是罗泊湾一号汉墓出土的铜鼓上有瑰丽的羽人划船纹也反映了西江流域古越人在史前时期已活跃在南海海域。 

    6、不论何时,商贸的原则都是有往有来,有出有进,当时带去的是黄金杂缯(各种丝织品),换回明珠、璧琉璃、奇石异物等(异物乃珊瑚、蚌珠之类。)这样的舶来品在贵县也几乎随处可见。博物馆现存有出土的球形花玻璃珠(58年鱼种场1号墓出土),绿色玻璃盘(55年贵县汔车站5号墓出土),深蓝色玻璃杯(同上),还有琥珀及以琥珀雕成的狮子。琥珀和狮子均非中国之物,其产于欧非,并多见于大秦(古罗马)。这些舶来品亦为丝路输入货物之物证,其落户贵县可知当时的贵县亦丝路之路无疑。 

    7、贵县罗泊湾2号墓有金饼出土,黄金是丝路带去之物,其贸易除了以物易物之手段外,黄金亦为支付手段之一。湖南省博物馆原副馆长,研究员 傅有举 先生说:“贵港市是合浦港与中国内地交通线上必经之地。考古发掘资料证实这里在汉代是一个非常繁华的城市。考古学家在这里发掘了非常著名的罗泊湾1号汉墓和2号汉墓,随葬品近千件。和长沙马王堆汉墓一样有‘象齿’随葬。从器志记有‘象齿四’,同时也象马王堆一样随葬大量丝绸。(《从器志》记:“缯六十三匹三丈。”墓中的象齿和丝绸正是中国和海外交易的两种主要的进出口商品。(故贵县为丝绸之路中继站的地位即可确定。)1955年贵港市高中M14出土一件人形陶灯,人物为双脚并拢屈膝而坐,双手抚膝,盘发浓眉大眼,络腮胡须,很高的鹰鼻,舌头外伸,颈粗短,胸有毛。从整个形象、打扮,尤其是高高的鹰鼻来看应是一个胡人即是通过合浦丝绸之路来到中国贸易的西方商人。胡人亦称“昆仑奴”。 

    8、汉吴郁林郡拥有海关一处,即雍鸡关(今友谊关)。时雍鸡县为郁林郡辖地。有海关即证明以布山为郡治的郁林郡担负有对外贸易功能。

    四、继承和发扬丝路文化传统,建设富裕文明和谐的新贵港是研究丝路文化的核心价值取向 

    一提到郁林郡,人们总会不由自主地去探索贵县作为一个古郡,自汉至隋近七八百年的繁荣是什么原因造就的。而一探索到此地曾经参与了丝路文化创造的事实,这一谜团很自然地就破解了。即丝路文化对贵港社会及经济发展起到了深刻而久远的影响。海陆丝绸之路文化涵盖了海洋文化和高原文化即水文化和山文化。海洋文化的性质是开放性文化,它有后推前让的奔流不息的更新意蕴、纳百川的包容性和择善而从的开明精神。这是文化创新的前提。高原文化的性质则体现为盘石和山岳般坚定和顽强的性格特征。这又为民族的优秀的传统文化的传承奠定了坚实的基础。丝路文化对贵港的影响首先体现为开放观念的确立,这就是海纳百川的包容性,也就是贵港历史上表现出来的多元文化并存共荣的基础。更是建设社会主义新文化的必由之路,此一影响不可谓不深远。其次体现为两个融合即民族融合和文化融合。民族融合主要体现为秦汉戌边政策。秦始皇发诸尝逋,亡人赘婿,贾人略取陆梁地(五岭以南)。始皇三十四年(公元213年),始皇下令将十十万罪徒谪戌到这里守备和开垦与越人杂处,中原移民和当地越人共同劳动,共同生活,加速了这里的民族融合及经济、文化的发展。古代中原与越地的文化交流是极为畅顺的。以郁林郡而言,汉吴时代的郡守陆绩即为吴人并且是儒学大师,史有“陆绩之儒播于浔”的说法,儒学文化率先从贵港传入岭南。陆绩即为桥梁,同时他还带来了二千兵将,加上历代中央王朝派到贵港地域的官吏。所以在实现民族融合的同时也实现了文化的交流和融合。漆耳杯的制作工艺就明显可以看到楚文化的影子。文化融合还包括海外文化的传入,如佛教自印度传入,就先在西瓯腹地落脚,同为西瓯国腹地的苍梧的牟子就是其时之佛学大师。北宋端拱二年(公元989年)开山的南山寺。汉武帝开辟的海上航道与印度东海岸的贯支等地建立联系,使中印之间本来早就有的民间往来更为方便。故作为这一通道中继站的贵县(古布山)接受佛教文化就十分自然了。民族融合体现在东汉更充分。东汉灵帝建宁三年谷永为郁林郡太守招降乌浒族人(西瓯人之一部族)10余万内属置七县安置他们,其地正是今贵县。贵县当时为乌浒族群聚居地。光绪版《贵县志》在纪故●古迹●废义山县条有“旧有乌浒夷巢居鼻饮射翠取毛剖蚌求珠为业,无亲戚重宝货”的记载。由于谷永的民族融合政策,开创了民族团结和谐共处的共同发展的先河,这个传统一直被继承下来。仅宋一代来游南山的名士就达二十七人之多,他们是朝庭顾问官陈待制(1041),宰相章惇(1163),抗金名臣李纲,御史中丞观文大学士王安中(1132),左藏李时亭、曾文清,巡粮官魏瀚,还有郡守、州官、县令陈谠、江邦佐、林采俞括、石安民、赵约之、陈照嗣、唐弼、赵缍、梁竦、赵焕等。(全国网赌正规平台西瓯的族属,笔者在另文中尚有专述。)

    丝路文化对贵县的影响再体现在水文化的持续发展上。由于贵港秉承了海洋文化的开放理念,其极强的包容性一直都是贵港文化上的特质。当代贵港的对外开放招商引资已经形成了较为牢固的观念,这又成为贵港当代经济飞速发展的思想基础。由于水文化造就了贵县历史上的辉煌,所以水文化的开拓一直是贵港的课题,建成大西南最大的内河港口的理念一直左右着贵港建设投资的方向,2006年贵港至梧州航道工程正式开工建设,预计3年后建成,届时2000吨级船舶可以从贵港直航广东,连通港澳。这就是“桂粤共建西江黄金水道”。这个工程计划工期3年,总投资5.5亿元。贵港至梧州航道是广西最繁忙的航道,有90%的广西内河运量从此通过,但却因枯水期许多滩险水深不够,大批500吨级以上的重载船舶只能减速、减载航行,降低了运营效率。2004年广西广东两省区决心共同打造西江“黄金水道”。至2005年底西江航运干线南宁至广州实现了通航1000吨级船舶的目标。贵港港货物吞吐量2003年突破1000万吨,2005年突破1500万吨,成为华南以及西南地区第一个达到千万吨级吞吐量的内河大港。贵港至梧州航道工程是国家内河“两横一纵两网”航运干线的重要组成部分,是“西煤东送”的交通要道和我国大西南重要的出海水道,对建成横贯祖国大西南和粤港澳的“水上高速公路”,构筑我区顺畅的内河航道网具有十分重大的意义。当代水文化的建设,我们可以预测,她比古代丝路的光环必定更为璀灿耀目。同时,观今而知古,西江(郁江)水文化在古代南方丝路文化中的地位则可想而知。

参考书目:
1、广西博物馆编《广西贵县罗泊湾汉墓》
2、雷坚编著《广西建置沿革考录》
3、龙兆佛 莫凤欣著《广西地理沿革简编》
4、南充师范学院历史系编绘《中国古代历史地图集》
5、丁士华 赵刚著《中国交通史话》
6、北海市人民政府、广西壮族自治区文化厅编《海上丝绸之路研究》
7、广西黄氏世谱(中册二)
8、清光绪版《贵县志》
9、民国三十二年版《贵县志》

 

【发表评论】【告诉好友】【打印此文】【收藏此文】【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会员中心

最新文章
阅读排行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