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网赌正规平台

图片
 
全国网赌正规平台 | 文化遗产 | 社会文化 | 文化研究 | 政务公开 | 文化市场 | 艺术创作 | 文化产业 | 互动天地
您当前的位置:贵港文化网 >> 文化研究 >> 布山文化研究 >> 浏览文章

 
文章搜索:

 

 

 

贵州古城为何有零陵郡瓦当出现

2010年01月25日
  来源:贵港文化网   作者:李柱南

文章字体大小: 【字体: 】   【双击滚屏

 

 

贵港市市长唐成良(右)亲临贵港港北区政府旧址古建筑遗址挖掘现场指导工作

 
  本文所指的贵州,是唐宋时期的贵州(今贵港市)。据清代版和民国版的《贵县志》记载,贵县于唐代贞观九年(公元635年)改称贵州,因北山古称宜贵山而名,历宋代至明洪武二年(公元1369年)改名贵县,沿用“贵州”之名长达734年。唐元和年间(公元806——820年),贵州刺史谢鹏,因感南江地势低洼,苦于水患,乃迁州城于江北。而在此之前,州城是在对岸的南江村秦桂林郡和汉郁林郡故城旧址。

  瓦当是筒瓦之头,用于装饰,先秦之前为半圆形,秦汉以后为圆形。2008年6、7月间,在港北区政府旧址建筑工地出土一批珍贵文物,其中有不少汉代瓦当、板瓦、简瓦,上有兽面纹、葵花纹、箭头纹等纹饰和文字,有的还有“零陵郡”铭文。因而,有人据此推断港北区政府旧址有可能是布山故城址,即是秦桂林郡和汉郁林郡的治所,这又把布山县遗址拉回到历史上悬而未决、众说纷纭的话题上。

  零陵郡在哪里?布山县的遗址究竟在哪里?在弄清零陵郡瓦当为什么会出现在贵州古城遗址之前,这是两个必须首先解决的关键问题。

  零陵原是一个古地名,《史记·五帝纪》载云:舜“南巡狩,崩于苍梧(今广西苍梧县)之野,葬于江南九疑(今湖南宁远县东南),是为零陵。”这就是零陵得名之始。而作为郡名,文献记载为汉元鼎六年(公元前111年)置零陵郡,但对郡址则有两种说法。一说是在湖南宁远县,东汉移治泉陵(《辞源·零陵》第四卷3335页)。一说是在广西全州县西南,东汉移治今湖南零陵(《辞海.零陵》1998页)。《全州县志》也载:“秦属长沙郡。西汉元鼎六年于其地始建洮阳县与零陵县,隶零陵郡。”(《广西市县概况》375页)由此可见,汉代零陵郡治先在广西全州境内后移治湖南宁远县的说法,证据比较充分,比较令人可信。

  “〔布山〕县名。汉置(应为秦置),隶郁林郡。故城在今贵县东。”(《辞源·布山》)这个“贵县东”是指县城郁江南岸,不是江北。《史记·秦始皇本纪第六》载:“三十三年(公元前214年),发诸尝遭亡人、赘婿、贾人略取陆梁地,为桂林、象郡、南海,以遭遣戍。”秦时称五岭之南为“陆梁地”,这是秦始皇在岭南建立桂林郡等三郡之始。《汉书·地理志》1628页载:“郁林郡,故称桂林郡,属尉佗。武帝元鼎六年开,更名。”进一步说明桂林郡是秦代置,郁林郡是汉改名。此书还载:郁林郡领县12,首县布山。书的序言说得更明白,汉承秦制,首县为郡治。按此说法,布山也是秦置县,而且理所当然地成为秦桂林郡、汉郁林郡的治所。至于具体位置,有北魏郦道元著的《水经注.郁水篇》补充载明:“郁水东迳布山县北,郁林郡治也,又东入阿林县(今桂平市)、潭水(今桂江)注之。”这段文字,一是说明了布山县址在郁江南岸,是郁林郡的治所,也是桂林郡的旧址;二是否决了某些史书误认布山县和桂林郡在桂平县的说法,其中的“东入阿林县”是指郁江向东流入桂平县,阿林县即桂平县。1976年贵县罗泊湾一号汉墓出土了许多烙印有“布山”或刻有“布”字铭文、“市府草”等戳记的器物,更加证实布山县址就在贵县城区。同时,如今南江村和山边村尚保留有一段秦汉驰道,也是布山城址的物证。驰道是我国古代专供帝王行驶马车的道路,只有郡国才能建造。《史记·秦始皇本纪》云:“二十七年治驰道。”《汉书·贾山传》云:“秦为驰道于天下,东穷燕齐,南极吴楚,江湖之上,濒海之观毕至。道广五十步,三丈而树。”这又表明,南江村的驰道是秦时所建,如果南江村当时不是郡治的地方也不能建。驰道东端从江边古码头起,西端至南山附近的山边村,全部用石板铺成,工程甚巨。相传,郡城是三国东吴陆绩任郁林郡太守时所筑。到宋代时,南宋宰相李纲来游览南山时曾作《次贵州》诗云:“青枫夹道鹧鸪啼,古郡荒凉接岛夷,陆绩故城依石巘,葛洪遗灶俯江湄。”其时,贵州城已迁至江北300多年,但南江陆绩筑的故城仍然存在,只是已经荒凉了。这首诗是李纲当时看到南江古城情景的真实写照,诗中的“夹道”是指驰道,“古郡”是指秦桂林郡和汉郁林郡,“岛夷”是指南江村的地形活像一个江海的小岛,依江环水。显然,“陆绩故城”是位于南江村内。

  从以上史料,我们至少可以看清三点:一是布山县和桂林郡同是秦置,治所同在南江;二是贵州城先在南江,后迁江北;三是零陵郡为汉置,设郡的年代比桂林郡迟了很多,治所初在广西全州,东汉移迁湖南宁远。

  那末,江北的贵州城址现在为何会有汉代零陵郡的瓦当呢?是何时而来呢?能否就可以由此判断江北遗址就是布山古城遗址呢?既然我们弄清了以上问题的来龙去脉,对这几个问题就不难回答了。

  第一,布山古城址在南江已有大量的书证和实物例证为依据,目前尚无足够的证据来推翻这个定论。(1988年8月文物出版社《广西贵县罗泊湾汉墓》,2007年3月12日广西日报蒋廷瑜《神秘的罗泊湾》)

  第二,江北城确实是于唐元和年间由南江搬迁过来,现在发现的汉代瓦当很可能是当时使用南江旧城原有的建筑材料,而且汉代文化堆积不大,远不如唐宋和元明清的文化堆和,很难说是秦汉建筑遗址。

  第三,汉郁林郡与零陵郡有着相连的地缘关系,布山古城的汉代瓦当、板瓦、简瓦有可能是就近到全州的零陵郡购买,时间大约是西汉元鼎年间至东汉初期,因零陵郡于东汉移治泉陵宁远,两郡地缘逐渐疏远,物资交流大不如前。而这时郁林郡城还在南江,尚未迁至江北。同时,零陵郡于隋代已废入永州,唐宋以后不可能再生产“零陵郡”瓦当。这一点也可说明,现在港北区政府旧址发现的零陵郡瓦当,包括其他汉代材料,都可能是南江城址移迁江北时随迁而来的,除此之外没有其他更好的解释。

  第四,有一些考古人员现在觉得港北区政府旧址有一块残缺的云纹箭头瓦当,与广东南越王宫的瓦当一模一样,就认为这处遗址就是布山古城遗址,也许这个想法是好的,但似乎过于天真。若是那么多的文物都说不清南江村的遗址问题,那么一块残缺的瓦当又能说清什么呢?也许它能重新解开布山遗址的千古之谜,也许只是一厢情愿。

  寻找布山,看来还要继续寻找……
  

 

【发表评论】【告诉好友】【打印此文】【收藏此文】【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会员中心

最新文章
阅读排行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