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网赌正规平台

图片
 
您当前的位置:贵港文化网 >> 艺术创作 >> 浏览文章

 
文章搜索:

 

 

 

2013年07月05日
  来源:贵港市文化局   作者:鲍维平

文章字体大小: 【字体: 】   【双击滚屏

 

 

 

小话剧《桥》诉说了一个反映社会沉重话题的心酸故事。某个冬日清晨,一对硕士研究生夫妇驾驶小车上班途中因上桥避让打拐的电瓶车而撞断了护栏,小车悬在半空长达十分钟,期间却遭遇了路人和过路车辆的冷漠,最终在寒风之中坠河的惨痛悲剧-----
当天晚上,为了寻访真相的徒弟手持白花来到桥上,与目睹惨剧发生并怀着内疚之情的民工和清洁工不期而遇,三人因猜疑和试探展开了一系列心理交锋,最后真相大白------徒弟对世态炎凉的冷漠深恶痛绝打算离开之际,却被一大群自发前来桥上追思的市民用真诚热心与善良所感动,最终他选择留守城市成为一名建设者------使“和为贵”的主题自然升华为全剧高潮!
全剧语言幽默、视角独特、环环相扣、层层推进;成为足以让观众在笑声中落泪,在感动中受益的一出好戏!因作者采用了喜剧手法诠释,观众在笑声背后会有酸楚!作品将留给观者以更多的思索和启迪!

                             

 (小型话剧)

 

时间:冬日晚上。

   地点:大桥堤岸旁。

人物:男青年,二十多岁,实习生。

中年男人:四十多岁,过路人,民工。

阿姨:五十多岁,清洁工。

 

【幕启。大桥堤岸旁一处,一束光照在雪后的桥栏上,格外醒目;旁边有“此处断裂,危险!”的简易提示语。灯光下的寒夜异常静谧;桥下传来河水“哗哗”流淌声,更显得有些人。

【手持一簇白花的男青年上。

 青年 (因路滑脚步发紧地走近桥旁,发现提示栏,紧走两步上前俯视)啊,就是这儿了!(眼看深暗的大桥下,闻听桥下“哗哗”急流汹涌;手摸胸口,不禁后怕,后退)啊!这么深啊!从这儿掉下去,这么冰冷的河水,还能有救吗?天呐!(脚步蹒跚,面向观众泪流满面)十二小时前,我师傅、师娘就从这个桥栏处,连人带车摔下河去,那是多么冰冷的早晨!一对年轻的夫妻,硕士研究生啊,如鲜花般的生命就这样过早凋零了------还有一百多天的孩子呐-----怎么办?!

      【男青年忍不住哽咽,失落地一屁股坐地,悲壮地音乐声响起。

 青年  前天晚上我随师傅上夜班,师傅他还手把手地教我学习新知识,嘱咐我要学好本领服务社会,也为自己以后有一技之长啊!我昨天出班休息去了趟亲戚家,今天刚进单位就得知了噩耗----(忍不住悲泣)师傅啊,你走得太匆忙!

【男青年起身擦泪,走向桥栏旁献花。

青年 (脸色庄重)师傅、师娘,我来看望你们了!今后还会去你家看望孩子的!请你们安息吧!(欲跪下)

【中年男人手捧一簇白花,脚步踉跄跑上。

中年 (着急地)小样,你干嘛呐?千万别想不开啊!(一把扯住男青年)

青年 (惊讶地回转身)这位师傅,你是不是认错人啦?

中年 (放下捧花)错不了!这寒冬腊月的,都快过年了,你有啥事千万别抹不开!常言道“好死不如赖活着”!(双手紧紧抱住男青年)

青年 (急切地)哎,你这干啥呢?谁抹不开啊?你快松手吧!谁想寻死寻活的!(挣扎)我不是好好的吗?

中年  咋的?你别来这套!想趁我不注意往下蹦,我劝你彻底死了这条心!(紧抱不放)

青年 (恼怒)谁往下蹦了?喔,我想系个鞋带,就把我抓着不放?!(挣扎)

     【中年人猛地退至桥栏旁,把男青年隔开,双手作守门员扑点球“十字下蹲”状。

青年  你这“老鹰捉小鸡”呐?还是把我当足球了?

中年  我时刻准备着!(紧张地对峙)                       

青年  你“一颗红心;两手发晕”是怎么着?还上瘾了!实话告诉你,我是来献花的!                                     

中年 (迟疑地望着男青年,慢慢地垂下手)呃,你不是想----

青年 (责怪地)谁想那个啦?你这不吃饱了撑的吗?

中年 (不好意思地搓着双手)哎呀,小样,算我整错了,行不?对不起啊!

青年  嗨!小误会,没关系!还别说你警惕性还挺高!

中年  嘿!闹了半天,咱俩是“同行”啊!(苦笑)这个地点、这个时间,你又年纪轻轻,那还不让人往沟里拽?

青年 (没明白)沟里?这是河里!                          

中年 (点头)对对!河里!合理不合理的!咱俩零距离!没整疼你吧?

青年 (故意地)好家伙,再给力我就成麻花啦!(发现中年人掉下的捧花)你-----

中年  -----我是个建筑工人!今天早上发生了那件大事,我越琢磨越不对劲,我还是过来看看吧!

青年 (上前捡起捧花,轻轻吹拂一下,送花)你----你知道这个事?

中年 (接花,懊恼地一拍大腿)妈的,今天早上我骑着破摩托去修车的,刚好经过桥下,一看有部新轿车正挂在桥垛口晃晃悠悠地-----真是鬼摸了头,我平时车上天天带着工地上的长绳;他*的就今天出来修车忘带了!眼见桥上的惨剧就要发生,我停车就冲上前去,可我手无寸铁啊----

青年 (急切地)这时候,来往的车辆有人停下来吗?路过的人多吗?

中年 (无奈地)那时候才六点半,路上的行人不多;可来往的车辆有是有,但是-----

青年 (紧张地双手抓住中年人胸口)到底怎么样?

中年 (没好气地)再给力我就成麻花啦!

青年 (不好意思地松开双手)那后来呢?

中年 (沉浸在回忆中,音乐声响起)当时过往的车辆有的停下,车主伸出头来看了一番,就又开走啦;有的干脆没减速也没停下;好像这一停,就怕沾上厄运似的!

青年 (气得一跺脚)下雪天啊,那些有钱人居然象躲瘟神那样会加大油门飞驰过去,真不知他们的心会是啥做的?

中年 (猛地摔下捧花)悲哀!现在的人,干事的少,看事的多!

青年  这么说,路过的行人也不少?

中年  汽车停在那晃悠,围观的人只会越聚越多!

青年 (带着哭腔)那他们就见死不救?只看不管?

中年  我听见一个老太在喊“快来救人呐”!“快来救人呐”!但没有一个人上前响应!只是七嘴八舌在旁边议论!

青年 (责怪地)议论?那么那时候你呢?(紧逼)

中年 (因心慌而后退)我------我边跑边用手机打“110”;然后我又再打老乡电话,话说了一半,怨我那只手机中的破手机——楞没电了!

青年  关键时刻岔气!你就是假冒伪劣的山寨手机!你------(紧逼)

中年  ------(后退之际脚下拌蒜一屁股坐地)

     【阿姨踮着脚尖匆匆上。

阿姨  哟,小心,又一个跌倒了!(快步上前)喂,大兄弟,地上还是雪地,你就敢零距离,亲密?!                           

     【中年人猛地站起。                                

阿姨  (随手捡起捧花)哎,谁的花,不怕踩烂啦?你们------  

青年  (上前)大家要小心,地上可滑冰!

中年  (怀疑地瞅着阿姨)这么晚,你也-----你,你就是那个喊“快来救人”的老太!

阿姨  我有那么老吗?你这啥眼神?你再好好看看!(近前)

中年 (瞪圆眼睛)妈呀,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比远看还要老!

阿姨 (放下捧花,气得要上前追打)嫌我老?我一个老人在路边大喊“快来救人!”------可有谁理我呢?                       

青年 (迫切地)大妈,你也说说当时的情况!

阿姨 (痛苦地摇头)我在路边喊了五分钟啊!可是只有议论的,大家都手足无措,不知该怎么相救!有的为了赶时间上班就走了------

青年、中年 (惊诧地异口同声)什么?喊了五分钟?!

阿姨  可不嘛?我推了垃圾车正好上桥,就看见一辆电瓶车突然打滑翻到,迎面的那辆轿车为紧急避让打拐却穿过人行道撞向了旁边的护栏,就在那个平衡点上悬在了半空------(紧张地捂住胸口)

青年 (激愤地)那我师傅、师娘的心也都悬在了半空!

中年、阿姨 (异口同声)你师傅?

青年 (眼含热泪,悲愤地跺脚)他们的孩子才刚满一百天啊!太惨啦!

     【中年男人突然打了自己一个嘴巴。

中年 (自责地)都怪我------嗨!我本来已经跑向那个位置,可边上的人那么一说,我心里一恍惚,这脚步不由自主就停了下来!(边模仿跑、走、停的状态)

阿姨 (懊恼地)那个时候八分钟都已经过去了,围观的人很多,可真要是有第一个人跑过去;也许就会有第二个、第三个啊------

青年 (冲动地抓住中年男人胸口)大师傅,你刚才那股劲都跑哪去啦?你为啥不带头冲啊!

中年 (惭愧地)小伙子,我------我就是因为听到旁边的人在说:“不能轻举妄动啊,谁要是上前一碰,说不定这车子就一下子掉下去了啊------还是等交警来吧!”(越说口气越软)

阿姨 (悲伤地)等交警?等那车子被打捞上来,都已经八点多了!人都发僵了!两个像八九点钟太阳的年轻人永远看不见明天的太阳了!

青年 (愤恨地捡起地上的捧花,塞给中年男人,高声喝喊)你拿回家去,你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软蛋!这都火烧眉毛了,你却停下来------------你不配(气得浑身乱颤)

中年 (委屈地)小兄弟------------

阿姨 (拉住男青年)小兄弟,你听我说句公道话!那时候,如果他真上前去按住车尾;但是只要是没有第二个、第三个人甚至一群人冲上去,那结果还是一样的啊!

中年 (悔恨地)哎,我清晨要是带了长绳,我就真冲上前了------

青年 (猛地转向阿姨)大妈,那时候你呢?

阿姨 (忍不住后退)我------我手里有把扫帚,可我又不是哈利波特;我也曾想能不能把扫帚插进后车轴里?但我又真怕帮了倒忙啊------就在我犹豫之间,一阵寒风吹来,我眼看着那辆车一下子坠落了下去,我的心也跟着沉了下去------(痛苦地捶打双腿)   

青年 (失落地一屁股坐地,愤怒地拍打地面)我的天呐!你们一群人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这一人间悲剧在你们眼皮底下发生了!你们,杀人犯!

     【中年男人、阿姨面面相觑,不敢吱声。

阿姨 (上前)小兄弟,别冻着!你还是起来说话吧!

青年 (猛地撑身离地)你们的冷漠,让两个鲜活的生命瞬间消失;让两个原本天伦之乐的家庭支离破碎;让嗷嗷待哺的婴儿永远失去了爹娘!你们,好狠心呐!                                    

中年 (难过地捡起捧花)小兄弟,你说得对!我不配!(转身欲走)

阿姨 (一把拉住)大兄弟,你有这份自责,就很可贵!比起那些开车不停的大款不知要好上多少倍!这花我陪你来献!小兄弟,这个悲剧我们都很难过,我不知道该咋样安慰你!你要说我俩是杀人犯,咱俩也认了!大兄弟,走,咱们献花!

     【中年男人、阿姨脚步沉重地走上桥栏断裂处献花。

青年 (茫然地)那个时刻,有关部门的人员在哪里?护栏的质量又为啥这样差?雪地路况有没有预防措施?来来往往那么多行人和车辆,竟然没有一个人上前相救啊------(青年失落地踱步)师傅、师娘,你俩,走的冤呐!(悲壮的音乐声逐渐响起)

     【中年男人手扶桥旁护栏,叹息。

阿姨  上个星期在这已经有辆小车差点摔河里,可是今天不幸还是发生了!这是什么样的桥梁栏杆?连小车都拦不住,还能指望它拦公交?拦卡车?拦运输车?!

中年  它是怎么安装的?又是咋样管理的?

阿姨  人活在世上,谁没有需要他人帮助的时候?那些不愿意去搀扶别人的人;当他自己跌倒时,也不会有人去相助!

中年 (感悟地)人就应该互帮互助嘛!特别是象我们这样的外地民工!

阿姨  和为贵、诚为本、信为先”!啥时候做人的根本都不能丢啊!

青年 (停住脚步,失神地凝望远方)我的心都碎了!我心中那座桥已经断了!这个城市太让我失落了!我------我明天就走!不过,临走之前,我还是要代表师傅、师娘感谢你俩!(上前深鞠一躬,欲走)

中年 (惊讶地望着男青年)啥?要走啊?

阿姨  小兄弟,你真的走了------你不是说还有个刚满百天的婴儿吗?

     【青年人迟疑地停下脚步,回首。

     【此刻,海关大楼传来“晚上二十点”的鸣钟声。

中年 (踮起脚尖,兴奋地)你们看,有好些人手捧鲜花向大桥走来!

青年 (远望,欣喜地)真的!他们也都是来追思的!

阿姨  小兄弟,你还是留下来吧!为了那个孩子!等以后有机会,我也想和大兄弟请你带我俩去看看那孩子!

中年 (点头)对!还有你师傅、师娘的父母!我们都想有可能的话,能不能去搭把手,帮一点小忙!

青年 (受感动)谢谢!谢谢你们!你们都是好人!桥断了,还可以再修起来!好吧!我留下!继续努力工作!走,我们上桥!

     【三人相扶,走向大桥最高处。

     【钟声伴着音乐声越来越响,振聋发聩------

     【切光。幕闭。                                      

 

作者简介:

     作者为“中国楹联学会”会员;“中国戏剧文学学会” {待批}会员。

     荣获“海尔杯”申奥祝词一等奖;“西湖博览会”主题创意金奖(包括:主题会歌《人间的天堂》、主题楹联、开幕式表演方案);“全球华人咏瓷都”银奖;“中国移动杯”征联一等奖;“感动奥运”全国征歌一等奖;“复兴之路*改革开放30周年全国文学征文作品大赛”一等奖;“2008*中国奥运冠军题赠嵌名活动”创作一等奖;全球“奥运签名祝福语”网络寄语征集一等奖;《解放日报》“神七”全国祝福短信评比二等奖;相声《猪木兰》入围全国(天津)相声新作品大赛;相声《牛年说牛》入围第五届“西岗杯”全国相声新作大赛;“永恒的母爱”征文全国一等奖;“润华国际杯”建国六十周年诗歌大赛唯一一等奖;曲艺作品获“中华颂”全国小戏小品曲艺作品大展二等奖、小戏荣获全国小戏小品曲艺作品大展二等奖、小品荣获全国小戏小品曲艺作品大展一等奖、“宣传开江文艺作品”征稿曲艺类全国唯一一等奖;燕赵都市报(网)和石家庄市收藏协会联合主办“盛世收藏———我的故事”征文全国唯一一等奖;作品荣获全国首届“戏剧文化奖”;小型话剧《撤》荣获2011年南宁市面向全国征集小品·小戏剧本外省区唯一一等奖;《诉衷情》词荣获2011年“华夏情”全国诗文书画大赛一等奖;南词开篇荣获2012年嘉兴“民俗文化节”曲艺征文大赛外省唯一一等奖;小型话剧《茉莉余香》入选2012年上海市优秀小戏小品唯一一个外省剧本、并荣获第八届全国戏剧文化奖小型剧本奖“金奖”;入编全国各类典籍;发表各类作品百万字。

 

【发表评论】【告诉好友】【打印此文】【收藏此文】【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会员中心

最新文章
阅读排行
推荐文章